“36条”破解发展掣肘,家政行业迎来新时代

发布时间:2019-07-13 浏览量:251


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商务部、教育部、人社部、财政部、全国妇联等部门共同研究起草的《关于促进家政服务业提质扩容的意见》(下称《意见》),近日由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对外发布。

“《意见》主要包括十个方面的36条具体措施,可以说是干货满满。”济南阳光大姐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陈平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这次的《意见》开门见山呈现政策‘干货’。如第一部分的‘采取综合支持措施,提高家政从业人员素质’中提到的鼓励校企合作家政职业教育、培育一批产教融合家政企业等内容是我们最感兴趣的,也是我们集团近几年的发展战略和方向。”到家集团CEO陈小华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多年来我一直在呼吁的提高家政人员素质,改变家政从业环境等建议在《意见》中都被采纳了。”上海悦管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李尉董事长认真细读《意见》中的每一句话,倍感欣喜。

“这次《意见》和以往对家政行业的政策相比,是最全面、最有力度的,可以预见未来一段时间家政企业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总部在吉林的小棉袄集团,目前在北京开设了一家培训咨询公司的董事长高洪明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新成立的这家公司就是要做家政企业的孵化和培训工作,这个政策对我们来说真是‘及时雨’。”

多方调研行业发展瓶颈

在采访中,不少家政企业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他们多次参加国家发展改革委组织的调研活动,有的还去中南海参加了国务院办公厅组织的座谈会,会议听取家政企业发展中遇到的困难和呼声。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我国家政服务业发展。习近平总书记曾多次作出指示,指出家政服务大有可为,要坚持诚信为本,提高职业化水平,并在2018年全国两会上提出,家政服务是朝阳产业,也是爱心工程,要把这个互利共赢的工作做实做好。李克强总理也曾表示,千万不要小看家政服务、社会养老,这些都是朝阳产业,将来带动的就业比传统动能带动的就业人数要多,更重要的是还服务于社会。

过去几年,家政服务行业年均增速保持在20%左右,但总体上看,家政服务业还处于供给不足的状态,特别是高品质服务存在明显短缺。商务部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60多万家家政服务业营业收入为4400亿元。而家政公司的盈利能力则更弱,数据显示,2016年,家政服务业利润总额仅为248亿元。

“目前国内主板的上市公司中还没有一家家政企业,只有十多家在新三板上市,但相对规模也较小。2018年,它们的盈利能力也不是很理想,近1/3的企业是亏损的。”北京爱侬养老服务股份有限公司就是一家新三板家政企业,总经理张穆森拿着一份去年的新三板上市家政企业年报统计数据对比表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5年前我们进入家政领域,就是看到了家政行业发展的机会,当时家政企业都是‘小作坊’,就相当于当年街头上只有小卖部,没有国美、苏宁、京东;只有家庭旅馆,没有大的连锁酒店一样。5年前中国的家政业连60分都没有做到,我们就是希望通过资本投入和商业模式的改进把这个行业带到60分并继续往上。”到家集团CEO陈小华表示。

到家集团是由阿里巴巴、58集团、平安、腾讯和KKR联合投资的一家“互联网+提供上门服务”的公司。2014年10月公司成立,2015年10月,到家集团融资3亿美金,通过近5年的发展,到家集团迅速扩张,现有58到家家政及快狗打车两家公司。全国拥有6000多位员工,其中技术产品人员超过1000人。

“目前已经取消了一批职业等级证书,希望继续加大放管服力度,支持大型龙头家政企业开展职业技能培训,加大培训补贴力度,并探索通过市场化的评价体系和评价标准,对从业人员进行评价鉴定,推动家政行业职业化发展。”张穆森谈到。

“家政服务行业目前最需要解决的,是用工定性的问题,家政服务员95%来源于农村,这近6000万的群体一直没有法律定性。需要重新定义‘灵活就业’和‘家政服务’概念与范畴。”李尉表示。

社保、财税、培训等36条政策干货满满

《意见》的开头将政策聚焦到家政行业反映最强烈的问题,提出采取培训等综合支持措施,来提高家政从业人员素质。《意见》提出,院校增设一批家政服务相关专业,原则上每个省至少有1所本科高校和若干职业院校开设家政服务相关专业,扩大招生规模。开展“1+X”证书制度试点,组织家政示范企业和职业院校共同编制家政服务职业技能等级标准及大纲,开发职业培训教材和职业培训包。以市场为导向培育一批产教融合型家政企业;政府支持一批家政企业举办职业教育;提高失业保险基金结余等。

“特别巧的是,今年我们集团刚刚提出的战略是要把培训从成本中心变成业务中心。今年每个月我们的培训规模都能达到10000—20000人,不仅为家政业务服务,还要对接社会上其他家政企业的需求。比如,我们开设的‘21天封闭式精品保姆培训课程’,在杭州是需要排队摇号来‘抢’的。另外,作为一家民营企业,过去和大学谈合作是很难想象的,而现在有了这些政策,企业就有信心了。”陈小华谈到未来的规划时信心满满,“将来我们要成为中国最大的蓝领学校”。

《意见》还提出,要着力发展员工制家政服务,并对员工制家政企业作了清晰界定。

“家政服务人员构成复杂、流动性大、工作时间灵活多样,能够按照以前员工制界定的家政企业全国连1%都达不到,而且生存维艰。而一些不属于家政企业的擦边行业却按照员工制享受了政策,导致制定的政策无法发挥效力。这次针对这一问题,在经过反复调研后,对员工制家政企业的界定有了很大突破,更符合家政行业的实际需要。这一问题界定清楚,好多与之相关的政策就得以真正落地。”陈平表示。

《意见》还重点强化了财税金融支持,如提高家政服务业增值税进项税额加计抵减比例;扩大员工制家政企业免征增值税的适用范围,明确管理相对规范的家政企业也免征增值税;开展家政服务“信易贷”试点;拓展发行专项债券等多元化融资渠道;支持家政企业连锁发展和行业兼并重组等。

“随着这些政策利好的兑现,我相信未来一段时间里,主板会出现一批家政上市公司。”李尉表示。

给予家政服务人员以职业化尊重

“在我国,家政服务人员的社会地位和职业保障不够。从人们的观念、认识以及行业地位上看,家政服务业还处于弱势。同时,家政服务人员在教育培训、社会保障、职业成长等方面的保障措施还很少,还不足以吸引大批人员的加入。”陈平谈到。

“菲佣”在国际家庭服务中享有盛名,也是高标准家庭服务的标签。“因为在菲律宾,做家政是一个很体面的职业。有些菲佣回国后,还会受到总统接见。”陈小华表示,另外,菲律宾劳工部对菲佣的管理也非常精细。

李尉认为,提高人员素质,改变从业环境,要鼓励更多人才进来,不仅需要更多的人才政策、技能教育、继续教育、学历教育,同时还要在从业环境上入手,承认家政的职业化,并给予相应的荣誉和法律地位。

《意见》中对于完善公共服务政策,改善家政服务人员从业环境、健全体检服务体系、提升家政服务人员健康水平方面也着墨许多。完善社保补贴等社会保障支持,明确对家政企业可按规定予以社保补贴;支持发展家政商业保险;保障家政从业人员合法权益。同时,还明确鼓励家政行业建立工会组织,促进实现体面劳动;积极推动改善家政从业人员居住条件;畅通家政服务人员职业发展路径;表彰激励优秀家政服务人员。如“五一劳动奖章”、“五一巾帼标兵”、“三八红旗手(集体)”、“城乡妇女岗位建功先进个人(集体)”、“青年文明号”等评选表彰要向家政从业人员倾斜,对获得上述奖励以及在世界技能大赛和国家级一类、二类职业技能大赛中获奖的家政服务人员,纳入国家高技能人才评定范围,并在积分落户等方面给予照顾等。(中国发展网 程晖)